产品展示PRODUCTS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产品展示 > 西门子代理商 > 西门子代理商 > 淮南西门子代理商
淮南西门子代理商
产品时间:2020-11-23
我公司销售部为西门子PLC代理商,公司凭借雄厚的实力,现已与西门子工厂建立成良好的合作关系!价格合理,质量保证,公司优势价格产品有,西门子通讯电缆,PLC,触摸屏,淮南西门子代理商

西门子代理商 淮南西门子代理商 淮南西门子代理商

一场重写经济法则的革命

 

Erik Brynjolfsson……

Erik Brynjolfsson……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管理学Schussel Family的教席教授,同时也是信息技术教授,并兼任麻省理工学院数字商业中心主任,该中心致力于分析互联网及其他数字技术的商业应用。Brynjolfsson拥有哈佛学院应用数学学士学位,哈佛大学决策科学硕士学位, 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管理经济学博士学位。他与人合著了三本书:《 Wired for Innovation》、《Race Against the Machine》和不久前出版的《The Second Machine Age》。Brynjolfsson教授还是《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评论》董事会主席。

从杂志到病历,一切都在走向数字化。所有这一切,将对经济和社会产生哪些影响?

Brynjolfsson:比之过去的技术,譬如那些曾推动工业革命的技术,数字技术有着截然不同的经济特性。譬如,数字商品可以被拷贝,并且其拷贝副本能够以光速被传输至世界的任何角落,而基本上不花一文。此外,拷贝副本是原件的*复制品。数字技术能够创造巨大的价值。但它们也会减少对某些种类工作岗位的需求,从而在整个就业领域引起动荡。

这个过程正变得越来越快吗?

Brynjolfsson:是的,呈指数级增长。Ray Kurzweil是一位发明家兼企业家,他认为这种增长与下面这个过程相当:在棋盘的*格中放入一粒米,在第二格中放入两粒米,以此类推,放入下一格中的米粒数量翻倍。当放到第64格时,所需的米粒堆起来将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。然而,如果只看前面32格,米粒数量尚可接受,只需要几卡车。现在,我们的社会增长已经开始进入“棋盘下半盘”阶段。由于创新具备的组合性质,数字技术的范围正在扩大。在组合型经济中,每一个创意都可能成为其他创意的组成部分,而不会被“耗尽”。这种创意的新组合,甚至比原来的创意更有价值。

所有这一切对经济有何影响?

Brynjolfsson:我认为,我们很快将进入一个经济加速增长的时期。然而,我们需要新的工具来衡量所实现的增长。譬如,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并未反映出软件的真实价值,并且免费提供的服务根本未被纳入考量。以脸书、YouTube和维基百科等免费服务为例,当人们使用维基百科,而不是购买百科全书时,他们不用花钱便获得了知识。但在给出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中,其价值为零。从的统计数据看,多年来,信息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不变。许多信息经济都是无形的,因为用于衡量国内生产总值的工具是在很久以前制定的,而那时的信息经济无足轻重。

数字化浪潮对就业市场产生了什么影响?

Brynjolfsson:譬如,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在普遍下降。相比于20世纪90年代,如今中国制造业的工人数量减少了2000万左右,降幅高达20%左右。为什么呢?机械臂执行诸如纸盒包装等简单任务的成本仅为每小时4美元左右,并且可以每天工作24小时。因此,如果你是只有高中学历的美国人,或是中国工厂的工人,那么,你就会面临被裁员的风险。这并非工作岗位从美国转移到中国,而是两个国家制造业的部分就业机会都从人转移至机器人。其结果是,尽管当前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大大增加,国家财富净值高达破纪录的77万亿美元,但收入中位数并不比20世纪90年代末的水平高。相反,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。不幸的是,没有任何一条经济法则表明,技术进步必须造福于大多数人。

白领工作是否也受到了威胁?

Brynjolfsson:是的。以会计和记账等工作为例。目前,美国的报税员数量已经比几年前减少了大约1.7万。他们的工作被软件取代了。不仅如此,生产这种软件的公司也只需要很少的员工就能运转起来。譬如,Instagram是一家专门从事照片共享服务的公司,虽然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,但却只有14名员工。相比之下,20世纪90年代,柯达公司拥有将近15万名员工。潜在的趋势是,当人们从利用原子技术,转为利用比特技术时,其所需资源将少得多,而所获利润却高得多。

您认为这是好事,还是坏事?

Brynjolfsson:这应当是好事,因为到未来,当前极其昂贵的各种信息——如医疗、法律、金融等等——都将变得廉价许多,并且总收入将有所提高。但对于受到影响的人而言,这也是一件破坏性极大的事。

换句话说,您希望数字技术造福于普通人?

Brynjolfsson: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。我认为,我们面临着诸多艰巨挑战,譬如,我们先前讨论过的就业方面的挑战。不过,总的说来,我们谈论的主要是数字技术带来的益处。以医疗为例。大数据将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发现药物相互作用的模式,以及确定哪种治疗较为有效。我坚信,主要研究基因组学的生物信息学,将成为21世纪最了不起的成就之一。普通人也将是城市基础设施改造的受益者,包括建筑物、通信网络和交通网络等。其原因何在?数万亿部与互联网相连的终端,将实时合作,以提高效率,从而改善服务,同时或许还能降低成本。

能源行业的情况如何呢?

Brynjolfsson:就能源资源成本而言,我们确实取得了进步。我们正在采取行动,打造能够与信息网络通信,以将其需求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相结合的电气系统。在这方面,极其重要的一点,是我们见证了计算系统本身能效的指数级增长。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“库梅定律”:库梅博士指出,计算系统的电费下降速率,甚至比摩尔定律中描述的技术进步速度还要快。综合考虑所有这些因素,包括供应侧的改进,需求管理方面取得的长足进步,以及计算系统能效的提升等等,我对我们的能源未来非常乐观。

哪个领域的数字化进程较快?

Brynjolfsson:当前,*领域包括媒体、零售、金融和制造业。医疗和教育行业正迎头赶上。这两个领域的发展非常积极。以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(MOOC)为例,这些混合教学系统有可能集中并复制较出色的讲师和学习系统,以供数百万人学习之用。此外,在这样的数字环境中,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衡量和量化,这有助于快速了解哪些技术有用,哪些技术没用。这些特性可以更好地改进学习及教学内容。

您是否认为我们将走向技术奇点,即机器智能终将与人类智慧相当,甚或超出人类智慧?

Brynjolfsson:我认为,这一理念背后,有许多对人类有益的科学。我所认识的工程师,坚信人工智能的指数级进步,还要再等至少10年才会实现。最终,我们很可能将拥有以人类或者超人类智能运行的计算机。我们可能拥有能设计出更好的计算机的计算机,能创造出更好的人工智能的人工智能。关于奇点,人们常说:这是一种能产生极快加速度的积极反馈循环。或许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,就能实现。

所有这一切,会不会导致一个充满不可理解的结果的世界——基于如此庞大的数据集,系统提出解决方案,但我们却无法理解?

Brynjolfsson:这是许多神经网络和大数据算法的不幸的副作用。其结果很精确,但却不能为了便于人类消化、理解,而拆解其解释。

为迎接日益数字化的世界,社会应当做些什么准备?

Brynjolfsson:正如我和Andrew McAfee在我们出版的新书《第二次机器时代》中所言,技术并非我们的宿命,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这句话的含义是:我们必须更加清醒地认识到,我们想要在什么样的社会中生活?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?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并且明确向我们的政治*和我们自己,提出这样的要求。我们所讨论的技术十分灵活,可用于创造无穷的财富。但这些财富既可能被集中在少数人手里,也能够为数十亿人创造广泛的机会。这些技术既可能被用于创造无法想象的破坏性武器,也可能被用于改善医疗,或消除饥饿。这些技术既可以被用于消除隐私,也可以被用于加强隐私。我们认识到,由于未能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,现在正有许多人受到伤害。但如果我们恰当行事,那么,技术将帮助所有人。我们当然有能力创造普遍的繁荣。但如果我们坐视不管、放任自流,那么这样的繁荣景象,就永远不会到来。

 

留言框

  • 产品:

  • 留言内容:

  • 您的单位:

  • 您的姓名:

  • 联系电话:

  • 常用邮箱:

  • 详细地址:

  • 省份:

  • 验证码:

    请输入计算结果(填写阿拉伯数字),如:三加四=7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

服务热线

86-132-17430013